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直言“冠名春晚说白了就想全国化。但全国化并不是单单一个冠名,或是销售费用高就能成功。白酒的利润很高,谁都可以去做。高投入不一定有高产出。”

以2002-2019年为统计周期,我们同样也统计了上证综合指数在此期间的变化,并按照“货币+信用”组合的不同阶段划分为22个统计周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