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由于战乱、贫穷等原因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看到能够落实替代种植的地区大部分是“金三角”外围地区,真正的“金三角”核心地区尤其是深山老林中,当地政府缺乏控制力,基本由各民族武装控制。一些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告诉记者,在政府控制不到的地区,依然有大面积的鸦片种植,种植区并不仅仅局限于边境沿线,而是覆盖掸邦不少地区。毒贩一般使用金银币等硬通货购买鸦片,然后依靠人力或者摩托车运到少数民族武装控制区,进行毒品加工。在工厂加工成合成毒品后,再通过人力贩运到中国或者泰国等周边国家。

图为不少采矿工人宿舍空空如也。 张林虎 摄偌大的厂区里,失去了往日忙碌的场景,废弃的矿渣堆积如山,被大风吹得唰唰地往下掉落。厂区里停了不少私家车,几名工人正在往车上装日常物品。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人告诉记者,他刚来这里两天,没想到培训还没结束就出了事故,他准备另找一份工作。